登錄 新用戶注冊

清華同門讀廉毅銳《產業·人居·小鎮》有感


[ 關閉本頁 ] 2019年06月05日

中國建材工業出版社  2019-06-05 15:10:38

“用最通俗的語言,講最樸素的道理,

舉最煙火的案例,總結最實操的辦法”

——《產業·人居·小鎮》。


  2019年5月初,清華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產業園區研究中心主任廉毅銳老師所著《產業·人居·小鎮》出版了。作為建筑與社會學的深度思考者,產業、人居與小鎮的引路人,廉毅銳老師針對什么是“產業”“特色”“小”“鎮”等問題,進行了細致深入的系統思考和實操指導。


  2019年5月21日,廉毅銳老師的大學同門師兄弟——清華大學工學博士李亮先生為《產業·人居·小鎮》撰寫了一篇有理有據、有情有義的書評,描摹出了一本有深度、有格調的專著,更是塑造了一位有溫度的思考者。


新書推薦:《產業·人居·小鎮》(廉毅銳 著)新書推薦:《產業·人居·小鎮》(廉毅銳 著)

注:以下文字源自清華大學工學博士李亮先生撰寫的《讀廉毅銳<產業·人居·小鎮>有感》,特別感謝李亮先生和廉毅銳老師提供圖文稿件。


讀廉毅銳《產業·人居·小鎮》有感


  廉毅銳是我大學同門的師兄弟,在清華大學建筑學院師從栗德祥先生攻讀研究生期間,我二人志趣相投,研究相接。得知他將平日所思所寫匯集成冊,我分外欣喜,也倍感壓力,第一時間通讀到手的專著《產業·人居·小鎮》,并不揣冒昧,寫下幾段感想。


▲清華大學工學博士李亮先生的手稿(部分)▲清華大學工學博士李亮先生的手稿(部分)

一、做學問就是一個“銳”字,特立獨行,絕不人云亦云

  可謂人如其名,廉兄學問創作一貫都是思慮敏銳,不掉書袋,不故作深沉,針對問題的探討“直指人心”。如他書中開篇討論特色小鎮的規模問題,直接發問“多小算小?”針對很多小鎮規劃只見物不見人,他讓讀者“猜猜誰來小鎮吃晚餐”,直接點到小鎮規劃的核心問題。廉兄特立獨行,不走尋常路,在國內對特色小鎮一陣大干快上的熱潮之中,保持冷靜思考,直面問題本質。各地都希望通過搞一個“基金小鎮”或“金融小鎮”一夜暴富時,他不為取悅他人,不媚俗,通過自己的觀察研究,對熱問題進行了冷思考。事實上,當他成書之時,中國特色小鎮政策正面臨“糾偏”調整(近日國家發改委規劃司在浙江湖州德清舉行的全國特色小鎮現場經驗交流會上,聚焦“規范糾偏,典型引路”議題,各省份共淘汰整改了385個“問題小鎮”)。


▲《產業·人居·小鎮》目錄


二、研究堅持眼見為實,讀行并重,探究事物真面目

  小鎮之風初起時,各種國外小鎮的案例撲面而來。很多規劃人員并未真實了解過,便置于各種匯報文件和報告中“忽悠”聽眾。各級領導也樂見其演示,以為靈丹妙藥,而不見南橘北枳。廉兄不挾洋自重,親身探訪美國諸小鎮,堅持“讀萬卷書,行萬里路”,探究各個小鎮的真面目。文中所敘的格林威治、普萊西德等小鎮,雖限于其一人所見,但圖文并茂,具有強烈的現場感。讓我們看到原來匯報中的“基金小鎮”概念從何而來,現在的諸小鎮又是什么景況,與在國內聽匯報時想象的情況相去甚遠,而看到讀到的是真正的“小鎮本色,人居本質”。


▲廉毅銳老師的隨筆▲廉毅銳老師的隨筆


三、堅持知行合一,在實踐中思考總結

  廉兄畢業后一直從事規劃設計實踐,行業不易,創業艱難,其中甘苦冷暖自知。其似不只為“稻粱謀”,每個任務都帶有研究性,在具體項目實踐中不停思考。不論甲方是否能理解接受,他總要讓自己的成果帶有一定的思辨性。在多年實踐過程中,他在專業領域內確立了自己的主攻方向——產業園區策劃規劃設計,也確實形成了自己的獨到見解和技術方法。這次匯編成冊,可以說是一段歷程的總結。吳良鏞先生曾指導學生,“要能在現實工作中提煉出科學問題”。莊惟敏院長也在書中序言說,“他一直都在伏低身體,用最通俗的語言,講最樸素的道理,舉最煙火的案例,總結最實操的辦法”。實踐、思考、再實踐,廉兄的做法體現了“知行合一”的風范。


▲《產業·人居·小鎮》序言(特別感謝清華大學建筑學院院長莊惟敏教授傾心作序)▲《產業·人居·小鎮》序言(特別感謝清華大學建筑學院院長莊惟敏教授傾心作序)


四、文章表達自成風格,輕松有趣中見深刻之處

  讀這本學術專著之時,卻如身旁耳語,手勢姿態浮現紙上。上學時廉毅銳就寫過一篇關于消費文化的理論文章,我雖讀過并無深解,但對文章語言風格印象深刻。之前當他提起將為一網站撰寫關于“特色小鎮”的專欄時,我曾暗自為他擔心交不上稿。沒想到他旅途之中仍能筆耕,兩年之內不斷成文,過程中堅持鍛煉,勤習書法;抽空拍個電影,客串角色;關心家鄉鄉村建設,主持文學論壇。“談笑有鴻儒,往來皆名伶”,廉毅銳成為我們同學中“跨界”成功的典范。即便如此,掩卷回味,書中激揚文字下仍保持著書生意氣,不忘專業初心,在輕松有趣中傳達樸實深刻的專業道理。


▲廉毅銳老師登臺“首屆呂梁文學季”及其隨筆(2019年5月11日)▲廉毅銳老師登臺“首屆呂梁文學季”及其隨筆(2019年5月11日)


五、延伸的思考:人居與人的全面發展

  廉毅銳以一書探討“產業、人居、小鎮”的關系,其核心指出不論規模多大,叫什么名稱,還是應該回歸“人居”本質。“如一味追求高遠,立意旨在與眾不同,產業玄妙悅耳,或者拒絕居住商服,或者決心建立都市圖景,那就往往容易南轅北轍了。”這些年快速城市化進程中,各種規劃概念層出不窮,各種行政指令也隨之而來,“城頭變幻大王旗”。潮水與泡沫退去,我們看到的仍是城鄉發展中人的基本需求,以及人居環境科學的基本內核。所有的發展和建設是要為人的生存居住提供更好的物質環境,方便群眾生活,總書記講的“民生七項”(幼有所育、學有所教、勞有所得、病有所醫、老有所養、住有所居、弱有所扶)皆可落實,是為全面小康。

  但以中國疆域之大,自然文化秉賦差異,經濟社會發展階段不同,一個規劃理念或做法一旦在全國鋪開,不考慮地區特性則必生事端。當前雖有房價高企之苦,但城鎮化的成績仍是巨大的,全國各地人民群眾的居住環境和居住條件大為改善。在下一步的發展中,各地的人居任務不僅僅是提供適宜的居住環境,而更應能支持人的全面發展。在未來的城鄉發展建設中,需強調和體現人類的畢生發展觀,深化對人類發展特點及規律的認識,使每一個體在這一環境中超越對基本生存的需求,而有條件實現人的自由發展、健康發展。這是從“小康”到“富強”的跨越。相信通過我和廉毅銳這一代人的繼續努力,一定能為下一代,甚至下下一代的全面發展創造出這樣的人居環境。



清華大學工學博士 李亮

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一日


歡迎關注和訂購《產業·人居·小鎮》。


產業·人居·小鎮產業·人居·小鎮


(本文作者:章曲)


 
2019平特肖记录